告诉我的雪糕们一个消息 我准备了20首歌去北京拼

看到微博上一条消息,某媒体黑某些餐厅:冰块比马桶水还脏。这种明摆着不靠谱的新闻,被某读者调侃道:记者,咱们玩儿个游戏吧,我每吃一块“更脏的冰块”,您就喝一口“更不脏的马桶水”怎么样?有哪位记者敢应战吗……我们都知道,媒体是有社会责任的,记者们的力量真的超强大,蜘蛛侠电影里,平民都知道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的道理,希望媒体人们也能面对。我是个小人物,没钱没势,甚至没钱用广告费来修正舆论(很多开发商会这样做的)。但我有一点社会责任感,从2004年10月被媒体捧场,成为“人名”或者“名人”以来,一直觉得自己是有社会责任的,也在力所能及的做一些努力。从协助孙维煊委员提交“合作建房,解决夹心层住房问题的提案”,到委托孙维煊委员代交“蓝城,信用交通城市”的提案,乃至通过更多支持我的代表、委员们,帮忙代交:“两限房-限单套面积限平米单价”的提案,“公租房-住有所居,全民尽保”的提案,“招拍挂供应土地应配建保障房”的提案,“房价地价分离的开发模式”的提案,“公务员薪酬倍差制度与廉政建设”的提案,“性服务业合法化可年纳税上万亿”的提案,等等建议和提案,我自认为,还是为社会做了很多事情的。当然,可以有很多不讲道理的人认为,这种事无论政府采纳与否,都与我这个提案人无关,甚至可以用,你就是做合作建房的,做好你该做的事,这种蛮不讲理的思路,去否认我的努力,甚至妄图禁锢我的思考。但我这么多年的付出,历史不会忘记,人人有目共睹。我写这篇博客,目的绝不仅仅是陈述我自2004年以来做过多少有意义,有价值的事情,更不仅仅去证明我为社会做出了多少贡献,更重要的,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明白,每一个人的每一点努力,虽然可能毫无意义,但绝对可能给社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在我提出合作建房的2004年,还没有限价房、公租房这俩概念,但如今,限价房,公租房,已经要用“亿平米”这个庞大的单位来统计。而让我不得不写这篇文章的原因,则是太多记者实在是不敢面对“媒体义务”的尴尬现实。媒体不该恶意传谣,“华清嘉园每平米房价10万”“把招拍挂成交额误作土地出让金”之类的谣言和错误,有多少社会危害,你们比谁都清楚,希望不要再传谣了。媒体有义务披露真相“北京招拍挂卖地十年,国土局贷款逾六千亿,销售额不足四千亿(扣除不属于国土局收入的拆迁公司补偿),至今尚欠银行本息逾三千亿,实际亏损逾两万亿”,“北京实际建成房屋总面积远超政府统计”但你们不敢披露……好吧,不敢多要求媒体,哪怕你们采访我之后,我一再恳求,不

(责任编辑:bob体育平台app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adiovps.com/jixuancaipiao/caipiaozongzi/202109/284.html

上一篇:四年前 我们曾与京城的知名房屋中介顺驰公司打过交

下一篇:限购这种非市场化的行政限制政策本身不合理 是阶段

相关阅读

留下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